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一键登录

搜索

独木缩小放大

2016-3-24 01:50

张艺德:一个集美貌和才华于一身的男子


《西兰花》

你在楼梯的转角处等我

说你的内心忐忑

我看出了你的羞涩

稚嫩的脸像花儿一朵

你说你从西方赶来

说你很喜欢我

泥沙走进黄河

你和我不会有结果

我把你同另一个姑娘弄混了

可是你的眼我永远记得

永远不要问我为什么

为什么我们不会有结果

你在楼梯的转角处等我

说你的内心忐忑

我看出了你的羞涩

稚嫩的脸像花儿一朵

我一直在逃离不久将走出你心里

我一直在逃离不久将走出你心里

你在楼梯的转角处等我

你在楼梯的转角处等我

你在楼梯的转角处等我

你在楼梯的转角处等我

张艺德,大陆新锐独立音乐人,唱作人。2011年至今出版专辑《理想是个球》、《在不知道是不是地安门的门》、《台上》、《令人愉悦的忧伤》、《晒尔》。 

“五年的时间,算是走过东西南北几遍。风土人情,人文地貌,美食姑娘(其实我想写小伙子来着,为了押韵,嗯),这个职业给我带来很多我一开始没有想到的惊喜。我不给你弄那些煽情的玩意儿,如果有机会,不如来个拥抱更加实在;我只想说我对在台上唱自己的歌这件事儿爱到不行不行的,初心,就是这个吧——不断的精进自己,想方设法的完胜上一阶段的自己和不轻易被下一个自己干掉。时至今日,不曾改变。”

我并不认为自己算多么中规中矩的音乐人,至少,在我目前的、已经演出过的作品中,“音乐”占得分量不是很大,在我看来旋律并不能算作是音乐,我只是一个普通歌手。

《普通歌手》

我为你花了多少心思

你也不会记得我

你为我有过些许动容

你也不会记得我

我和你分享多少欢笑

你也不会记得我

你让我对你有所期待

你也不会记得我

就让它散了吧

在演出散场之后

即使不能再聚在一起 又如何

该来的总还有再来的时候

该走的不会在这停留

对你来说

我只是个普通的民谣歌手

你为他流了一些眼泪

你把它嫁接在我身上

他让你体会到了冷落

你把它嫁接在我身上

你为他受了一些委屈

你把它嫁接在我身上

他让你对他有所期待

你把它嫁接在我身上

我说就散了吧

我又不是你的那个他

即使能在一起 又如何

他总有被替代的时候

你又不会为我而停留

对你来说

我只是个普通的民谣歌手

我说就散了吧

我又不是你的那个他

即使能在一起 又如何

他总有被替代的时候

你又不会为我而停留

对你来说

我又会只是个普通的民谣歌手

我多想当你的专属歌手

但是我没有说

这就叫做情怀

这就叫做情怀

这就叫做情怀

可笑的情怀

可笑的

很多人把歌词看作人文的表现,也许我也这么认为,但我想不到用这么“人文”的方式来形容——旋律是感性的,歌词是理性的,这么讲,不算大错吧。 

10年前,我开始弹琴,弹到第二年,水平就到了这个境界,其后的九年,随著不断努力练习和提高自己对音乐的理解,演奏水平一直保持在这个高度。 

普通歌手张艺德这么描述着自己,这么孤独着等你来听他歌唱。

对话张艺德

Q:其实到现在为止您所发行的几张专辑的风格都是截然不同的,比如从一开始的《理想是个球》,更为流行的《令人愉悦的忧伤》 到现在刚发行不久的《曬爾》,当中经历了什么才会有如此的改变?

A:经历了生活吧,就跟每个人一样。吃饭、喝水、睡觉、高兴的事儿、苦恼的事儿,等等等等,但这些都不是专辑风格变化的原因。作为一个职业音乐从业者,或者说其他创作门类可能也是这样,能从任何一件事儿中得到感悟,如果没这个能力……诶?飞机。专辑风格的变化只是我想让它变一下,但是麦克风后面的我没有变,并不是说会变得追求越来越流行或者越来越让人曲高和寡,流行或者其他什么只不过是个大致分类或者说产品属性。

Q:您曾在电台上说自己经过了三次的“蜕变”,可以跟我们聊一下吗?

A:所谓蜕变我要是没记错应该是我又换了一套效果器之后说的,是指演出风格以及对“台上”这件事的特点倾向性。简单但不全面的说,就是一个阶段中的重点,比方刚开始的时候注重互动性,后来改进唱腔,再后来是乐器的音色,然后是“舞台美”等等一些。你能进入到一个阶段并不是说你就可以了,只是说入门了,还得不断精进。而且阶段也没有固定顺序或者毕竟之路——也就导致了有人定型之后缺点很明显。就我来说我如果把我现在的这个融合了“一人乐队”等特色的阶段打了通关、做到极致,再想进步就是真人乐队了。

Q:其实很明显可以感受到您在《理想是个球》中对社会的愤慨,对您现在而言,您怎么看您当时侯的状态?

A:我觉得这个感受有些偏颇,或者说是个人感受吧。我并不认为那是愤慨,而是感觉或者说看法。可能是相对于大多数人把社会这个事儿具象成了办公室政治、家庭矛盾等等,其实这就是社会嘛。我只不过是唱唱别人的办公室政治、家庭矛盾。

大言不惭的说你可以夸我的视角更高一些,但我认为只是相对更高。我现在看那个阶段的作品的作者,也就是我,注意——不是那个阶段的我,因为一个作品不能完全的代表一个人,一堆作品也不行——就是《皇帝的新衣》中的小男孩。看见什么我就说什么。

Q:在这几张专辑,您最喜欢哪一张?或者是哪一首歌?为什么?

A:现场专辑《台上》。录音作品会有小心机的展现,而现场专辑是真实的记录。最喜欢的一首曲子可能就是《台上》的Intro——《5.28在铜管Livehouse》。《台上》是2013年吧,我去银川的铜管演出,请铜管的调音师兼老板张海龙给录的,那年我刚开始用Loop效果器,就是现场录一个东西无限循环然后迭加,是“一人乐队”的雏形,每场都会演两个即兴,就是为了多练嘛——因为在舞台上比起排练多了观众的互动,你总会得到一些刺激。第一个即兴就中规中矩吧,第二个即兴就是《5.28在铜管Livehouse》,有点儿小精彩,以我当时的水平来说做出那样的即兴音乐是小概率事件。这就是现场演出的魅力。

Q:可以向我们介绍一下《曬爾》吗?到底是在一个怎样的环境下创作的?感觉伙整张专辑都在为一首歌《爱过》作铺垫,所以您是想向我们分享您创作时侯的感受吗?

A:《曬爾》就是share的音译。那个封面就是一个小姑娘发的朋友圈照片,她在照片上写了SHARE,我觉得照片不错,她说没有原图了,只能给我有字儿的图。那我说正好,正好和我想表达的意思相应。你看很多人不都是没事儿发个饭菜的照片嘛,或者看见什么新鲜事儿拍下来发个社交app晒一下。我的《曬爾》就是这个意思,我每天会在家练一些即兴的东西,就像是饭菜或者是新鲜事一样,然后我把它们录下来。“发朋友圈”。可以这么说,《曬爾》不算是创作的,而是“流”出来,所以不是分享过程和感受,只是分享。

Q:您现在的音乐风格受谁的影响最大?

A:就近期创作的待发的歌儿而言好像没有其他人的痕迹。我的方法论是从左小祖咒那里偷师的。尽管可能不完全一样。

Q:抛开音乐聊一下别的,您最喜欢哪个版本的孙悟空?

A:相比孙悟空我更喜欢《西游记》,要看原著,还有就是看一些“胡批乱讲”的。我认为《西游记》的厉害就在于怎么讲都说的通,像给你开了一扇门。可能最喜欢《七龙珠》里的吧,吃的多。

Q:其实您歌曲里面天马行空的歌词,是不是来自您有点“无厘头”的性格?您怎么看自己这种性格?

A:乐观的悲观者。事物都具有两面性,但基本上能分为阴中的阳或者阳中的阴。好的喜剧都是带泪的。我性格还行,像孙悟空,《七龙珠》那个。

Q:从得意电台的其中一期,您曾说过关于自己小时候在奶奶的记忆和“大毛脸套小毛脸”的事,您很怀念自己的童年?

A:有为了锻炼记忆力的成分在里头,但是谁一点儿都不想自己的童年呢?想起来就厌恶?可能有人这么不幸,但我不是。我的比较丰富。“大猫脸套小猫脸”那个5岁时的面具真的是让我觉得我和艺术类事物有缘分吧。

Q:如果那个面具还在的话,您会戴著走上街,搞行为艺术吗?

A:不会,但是会把它挂在家里。

Q: 您喜欢什么动漫卡通片?

我现在能想到的有《德克斯特的实验室》和《恐龙家族》。最近看的是《辛普森一家》。我觉得《大头儿子和小头爸爸》那个也挺厉害的,如果每20多集弄成一季的话,估计也能赶上辛普森的量了。不过真是没法儿看。

Q: 您觉得您长大了吗?

A:我才刚上路呢。

Q:您比较想做艺人还是艺术家?为什么?

A:我觉得艺人和艺术家没有区别吧,我猜我知道你想说的那二者的不同之处。但对我来说二者身份应该是能互换的,你觉得马三立或者Dylan是艺人还是艺术家?或者都是?

Q:想问一下经历了巡演,其中最累是什么?最大的感受又是什么?

A:设计路线时最累,除了合理以外还有运气成分,比如有时10个场地8个是空的下,有两个定出去了,那就得重新规划。最大的感受是很多南方人贼能喝。

Q:今年会有什么计划?会有巡演吗?

A:无可奉告;第二个问题参照第一个问题,或者拨打18610967776。

Q:最后有粉丝问您经常在演出时侯黑其他歌手,会不会怕被揍?

A:我真不记得有。开玩笑会有但是也不是很经常。开玩笑和黑是两个级别,不能搞混啊。怕不怕挨揍啊?有困难找民警啊。

Q:您对独立音乐人有什么理解?

A:单脚站立的音乐人?没有彩蛋。

Q:您有什么话想跟您的歌迷说吗?

A:我不是papi酱,而是一个集美貌和才华于一身的男子。

《这么孤独着》

丢失了一个女人

偶尔会感到遗憾

北方的隆冬

淡水的孤单

那就不如一个人

容易生存

花又开满春

可是一个人

又容易伤感

花又落了一回

夏天最后一个清晨

我没拉住你的衣裙

曾经相遇的客栈

越来越遥远

那就不如一个人

容易生存

花又开满春

可是一个人

又容易伤感

花又落了一回

多年来以泪洗面

或是不经意的看照片一眼

如此度过无数个夜晚

直到你回来

我那不争气的女人

我那刻骨铭心的恨

我那在路上的女朋友们

让我一个人独自的去远方

我那不争气的女人

我那刻骨铭心的恨

我那在路上的女朋友们

让我一个人独自的去远方

让我这么孤独着去流浪


聆听关注张艺德的音乐世界


新浪微博@张艺德

虾米音乐

网易云音乐

豆瓣

以上是张艺德的微博、豆瓣、音乐小站

直接点击就可以关注收听♪


作者简介

信羊:公众号纽扣音乐创办人,自由撰稿者,关注独立音乐的人和事。

独立音乐人专访

谢春花:不作(zuō)是一种品质

齐一:在这个年纪我们只朝着有光的地方

宋扬:在路上,心住伽蓝

安来宁:明日隔山岳,世事两茫茫

陈鸿宇:成长是一场冒险,勇敢的人先上路

杨乐:黑夜才是最美丽的时间

阿见:在月光如水的夜雕塑时光

冯佳界:中国最帅的科研民谣音乐人

何璟昕:一个具有向光性的南方姑娘

推荐独立音乐人|分享独立音乐作品

欢迎投稿推荐独立音乐人

个人微信号:dumuyinyue

长按二维码关注独木音乐